栏目分类
- 旅游商品
- 旅游美景
- 旅游百科
- 旅游名镇
- 旅游安全
特色景点
古城衢陌:太
太原柳巷和它
山西全省概况
晋城市概况
阳泉市概况
运城市概况
旅游达人推荐
古城衢
太原柳
山西全
晋城市
阳泉市
运城市
临汾市
吕梁市
长治市
晋中市
忻州市
朔州市
大同市
太原市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山西旅游 > 旅游百科 > 秦晋之好:从山西到陕北

秦晋之好:从山西到陕北

时间:2011-12-08 16:16   作者:admin   点击:

 

 

(上)山西胸有城府

  在我去过的省市中,对山西的感觉最为古老厚重。搭一下山西的脉,但觉绵绵内力不绝而来,千年修炼的中原文化,自是根基扎实,内功深厚。去山西旅行,总觉是暗地里遵循了古典文化的线索。儒家思想流传下来的生活法则,很多都在三晋大地的古建筑上找到了印证。

  比如“胸有城府”。这次在山西,终于见到所谓城府,到底是怎样的壁垒森严,深藏不露,有自己一套严密章法。城,是山西平遥;府,是祁县乔家大院。

  书上说平遥“代表了古代汉民族中原地区的县城”。整座城被一道高墙围起,站在城墙上看市容,横平竖直,每条街似乎都遵守着某种秩序。中国最根本的礼教制度,本来以为随着改朝换代而日益模糊,想不到以这座古城的形式,在面前又清楚体现出来。

  那种诧异的感觉,好像见到保存完好的民间古董,开始不敢相信,继而悠然神往。

  阴凉的春天早晨,7点半,城墙刚可以上人。一片方方正正的灰屋顶,街道狭长而幽深。有种奇怪的错觉,好像此时一下子跳进了中国人的大脑,凌空俯瞰,发现原来一直闹不太清楚的国人性格,本质上也是这样四平八稳,整齐端正,充满条框。虽然看着比较拘谨,但可以活得安全可靠。

  儒家用规矩严格约束的人生,如果画出效果图来,应该就是这座城的样子吧。

  明清街的市楼,从灰色屋顶阵中高高浮起。市楼是平遥市中心的老牌楼,从古至今,牌楼附近都是热闹集市,可见当地人根深蒂固对经商的热爱。晋商的风格,不是大款四处张罗着买房的火爆,也不是IT精英一心要上市的热闹,完全是乡下曾祖父那一辈的老套:穿长袍,袖手,屋里摆着陶瓶八仙桌——四平八稳的意思。

  老式包装,做的却是当年最前卫的票号,今天金融业的前身。参观最早最繁荣的票号日升昌,请账房先生写了一张当年的会票,“凭票会到三色银五百两整”。啊,银子的颜色,在红格老信纸上醒目而刺激,我于是绕着日升昌的青砖平房,满脑子都是闪闪发光的幻想。财富当年原来如此这般,在迎来送往的寒暄客气与山羊胡子的不动声色中,暗地里白花花地流淌。

  汇票上还写着“言定在”、“勿悮”等郑重字样,具体银两数目加盖大印,长方形,图案看起来好像合和二仙。两个小孩儿,一个手举荷花,一个捧着聚宝盆,和气生财的意思吗?

  晋商的势力曾经非常强大,通四海达三江,全国范围连锁经营。平遥城里开了很多镖局,四处走镖,专门护送银两货物。老式镖局的门口,贴着各位武师的介绍,列出他们的拳脚功夫与武功门派。当然不是金庸书里的刀枪不入,但一句“从未丢过镖”,也足以让人遥想当年。

  乔家大院感觉上与平遥有些相似,封闭,厚重,严格对称,书上说“代表了清代北方民居建筑”。

  所谓“府”,其实本来也就是缩小的私人“城”。

  大院被一道高墙围起来,墙高10米,水磨青砖盖得严丝合缝,谁也别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。所有建筑都是青砖的,严肃色调,想起时装广告上的话:“神秘灰 - 威含不露,莫测高深”。

  门脸不大,悬“古风”匾牌。走进去,幽深小巷,80米长。左手是三个四合院;右手是两个穿心楼院,另有一个花园,共19个小院子,3百多个房间。

  乔家大院占地不小,可是具体站到每个院子中,感觉活动空间并不开阔。这也许是心理因素造成的错觉。大大小小的院子,相互包含嵌套,就像过于复杂的人际关系,难免会引起勾心斗角的联想。每个院子之间都以高墙划分,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点要碰壁的担心。屋檐低垂着,将院子里的空地挤压成窄长条形状,一旦抬起头来,屋顶的沉重感立刻带来压力,于是走路说话不得不老成起来,自我的心猿意马也不觉中套上了笼头。

  难怪电影中大宅门里的痴男怨女,情感多少有些变态扭曲,如同植物缺少足够的伸展空间,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地生长,只好委屈在盆景里,枝条盘来扭去的试探,将原本一往无前的生命力量,小心翼翼盘旋着释放出来。

  葡萄,松竹,莲花,白菜,萝卜,垂瓜,各种吉利图案,雕梁画栋,以人工刻画的温顺方式,布满了屋檐与围墙的边边角角。真正的植物都集中在花园,原以为那里可以放松一下,想不到只有几个破烂竹棚,潦草得让人失望。据说如果不是因为战乱,花园这块地方本来也打算建成穿心楼院,最终实现东南西北六个大院完全对称。如果真是那样,布局倒是完美了,只是更没有了可以放松的地方。

  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在这里拍过以后,院子里开始到处挂红灯笼,在青砖灰瓦之间做出强烈戏剧化的点缀。导游会指给你看“那是三姨太上吊的小屋”,“这是每晚点灯的甬道”。其实,在乔家历史中找不到电影的香艳,相反,家法非常严厉,根本不许纳妾,即使无后,也只能从亲戚家过继孩子。

  在院子里转来转去,很明显感觉到主人一心要宣扬的东西:家大业大的厚重,整齐规矩的家风,子孙枝繁叶茂,官老爷送来的匾额。这个家,富贵可靠,只是不很舒服。

  家的概念,以及众人眼里的幸福生活模式,相信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独特的体会。乔家大院的年代,将人的天性完全规矩化了,日子过得严谨如同这座大宅,尊卑有序,有条有理,当然也不时感到压抑。

  爬上房顶,躲开游人,摆脱了狭窄甬道的约束。各式各样的屋顶和烟囱,忽然在面前铺陈展开,一片恢弘气势随风而来,让人在严肃郑重之后,可以长出一口气。

  平遥与乔家大院是循规蹈矩的典范,晋祠与白云山庙两座道家寺院,却基本不太追求章法。

  道家寺观,好像本来也没有什么严格的制式规定,各种小庙或一字排开,或从山脚到山顶,一路拉拉杂杂,看着不很体面,但那种随心所欲,倒也符合比较自由自在的道家原则。

  比如晋祠,在晋水源头,离太原不远。这块风水宝地被各路神仙陆续看上,于是园中不同地方,发展出不同的宗教系统。看晋祠地图,有点儿像被太多的小贩包围着兜售,乱纷纷的,实在头绪太多。

  东边一片,关帝庙,玉皇阁,三清洞,听名字是道家场所;中间部分,圣母殿,是晋国公供奉老母的祠堂,同时还供奉着晋水水神;西边,大雄宝殿,舍利塔,成了佛家所在;此外还有王氏宗堂,晋溪书院,董寿平美术馆,总之,绝对大杂烩,天上地下融古贯今,热热闹闹团结胜利的神仙大party。

  最可笑晋祠前面另有独立的晋祠公园,如一个堂皇陷阱,旁边贴个暧昧告示,然后眼睁睁看你掉了下去。

  时间有限,这次只看了最著名的圣母殿一线,非常生动。从水镜台进入,到金人台,四大保镖,龇牙咧嘴的铜人;献殿,四壁无墙,做成栏杆,通风宽敞,祭祀贡品就放在这里;然后鱼沼飞梁,一座十字形石桥,跨越方形池塘,如大鸟展翅飞过;最后圣母殿,宋代泥塑姿态各异,记得其中一人低头害羞,另一人长着水滴状大脸,垂下来与脖子浑然一体,唐代肥婆的有趣脸型。

  圣母殿,献殿,鱼沼飞梁,是晋祠三大国宝建筑,体现了宋代的建筑风格,梁思成当年看到,曾经赞不绝口。唐朝流行斗拱的朴素雄壮,宋代则以屋顶取胜。特意照了一张各种屋顶形状的组合,错综复杂,就像宋词中常见的细密心事,高高低低充满了情绪的转折。

  比较酷的还有晋祠三名匾:难老泉上的“难老”,出自《诗经》“永锡难老”,永远年轻的意思(可惜这次去看,好像已经没有泉水了?);对越坊上的“对越”,《诗经》“对越在天,骏奔走于庙”,报答宣扬祖宗的功德;“水镜台”,清水明镜,让人无从逃遁。

  晋祠是杂家,古代各种思想几乎都占了一席之地。佳县白云山庙则是正宗的道教圣地,建于宋,明清扩大规模。真正名扬全国,是因为毛泽东,当年离开陕北时去那里求了一只签,异常灵验。

  第四十三签:上吉,日出扶桑。

  日出扶桑万里明,贵人喜气自亨通。求财谋望称心意,若问求官定有名。
  几番辛苦起二更,只为平生利与民。喜得太阳出东海,光明无处不亨通。

  扶桑是太阳升起的地方。根据这个签的意思,当地人写出“东方红,太阳升,中国出了个毛泽东”。

  附:更多旅游信息:

  一、白云山庙在佳县,山西和陕北交界处,黄河西。属陕北,但感觉上好像受山西影响更大些,县城里演晋剧。特产:佳县红枣,小粒油葵。县城街上的羊肉串烤鱼串非常好吃,本地的生啤酒值得尝试。佳县是旅游地,物价较贵。佳县宾馆标间160元,条件一般。参观白云山庙,车可以开到山顶。

  二、平遥城外,另有双林寺,大量民间彩塑,值得一看。特产:平遥牛肉,碗秃则(一种面食),推光漆器。强烈推荐住在古城里面,有一家“天元奎客栈”,非常理想,老板可以算是新一代晋商的代表吧。

  三、乔家大院如今举办民俗展,介绍山西的风土人情。建议从第六院(大夫第)上房顶看看,很舒服。

  四、参观晋祠,不必去晋祠公园。不过,我们在公园停车场商店买了三种风味的老陈醋(姜,蒜,辣),老板很实在。

  五、行车路线:京石高速——石太高速(风景很好)——太原至平遥108国道(很好走)——平遥到汾阳(路很坑洼)——汾阳到柳林,过黄河进陕北。



(下)陕北走马川行

  进出陕北的路都不好走。陕北与山西隔着黄河,从吴堡过桥进入陕西境内,后来又从佳县过大桥出陕西。一路坑坑洼洼,颠得我们终于决定,今后哪怕绕远,也绝不能再走这样的路。

  窗外黄土高原,到处是“退耕还林”的口号。经过多年与自然的搏斗,终于决定不再发展农业,改种树,以畜牧为主。当年轰轰烈烈的梯田,现在都种上了小树,细长,活象一根根小木棍。

  仔细看了窑洞。好看的雕花门脸,家家户户挂着拼花门帘。原以为西北一片粗放,想不到各家门脸,竟然都做得非常细腻,有的还涂上蓝漆。黄昏点灯,光透出来,温暖无比的大圆弧,在山脚下一个个整齐排列。

  一路在找白羊肚手巾的老农。山西和陕北的农民好像都喜欢在头上系毛巾,山西的系在脖子后面,象地雷战或敌后武功队;陕北则在头顶,当然就象那张《父亲》油画。那张画简直是陕北的象征:黑脸,瘦,皱纹,笑容,端大碗,系白羊肚手巾。

  高高的光秃秃的黄土坡,经常有牧羊人,背手向坡顶缓缓蠕动,后面跟着散漫羊群,稀稀拉拉一路找草。空旷背景如画一般,不需要任何加工,就足以激发天性中的孤僻因素。想象着自己也爬到坡顶,在唯一那棵树下坐坐,然后镜头向高处提拉 - 四周无人,沉默黄土,树下的我渐渐渺小如蚁。

  孤单得想唱歌,信天游风格直率热烈的调门儿;或者喝烈酒;或者浓墨重彩;或者敞开了嗓子吆喝着自言自语。寂寞黄土酝酿出的情绪,注定是大红大绿,大操大办,热闹得锣鼓喧天。就象我们路上见到的迎亲队伍,彩缎被子在卡车上堆得老高,开路摩托贴着金纸,中午大太阳底下明晃晃招摇过市。又或者象我们经过的乡村集市,粗壮的羊角涂得红彤彤,盆盆罐罐摆了一地,黄土中熙攘的人群,看了直出汗。

  不过,真正的白羊肚手巾好像并不多,每次见到头顶有白色晃动,大多是回民的白色小帽。后来看了张承志的《回民的黄土高原》,才知道原来回民在黄土高原定居已久,这是我去陕北之前一点儿也没有想到的。

  陕北四美

  “米脂的婆姨,绥德的汉,清涧的石板,瓦窑堡的炭”。一直想亲自看看陕北四美,不是旅游噱头,哈,完全是好奇。

  米脂婆姨大名鼎鼎,古代出过貂蝉。街心亭的地方县志,写着“虽然貂蝉离我们远去,但依然留下芳踪,在某某乡某某地还有貂蝉洞”云云。

  晴朗早晨,从窑洞宾馆出来,在米脂小镇上闲逛。地摊,车马店,裁缝铺,文化馆,早点摊。大街小巷的婆姨果然都不难看,瓜子脸高鼻梁,眼睛比较有神。整个小镇给人的感觉,充满女性化的温和,虽然这里也是堂堂李自成的故乡,镇中心大马路上还立着他的雕像。

  人高马大脾气暴躁胡子拉茬的农民英雄,原来也会生长在这样的温柔乡里?

  绥德汉的代表,人中吕布,所以满心期望大街上走的都是貌端体健。路边的小男孩果然都不错,大眼睛,虎头虎脑,只是...长大后怎么反倒不太突出了呢?

  也许绥德汉只是说这里的男人比较能干。绥德是大城,北通榆林,南到延安,西达三边,东向山西,四通八达,自古便是陕北交通要处,繁华热闹。夜晚去绥德市中心,路两边都是灯箱广告,千狮桥附近摆满了夜市小摊,可以说是我们这次见到的最繁华地方。

  陕北多黄土,少石头。起伏的土坡不太象山,没有石头的突兀坚硬,完全是土的厚重浑圆,好像不用炸山碎石大动干戈,只要用镢头不停地挖,就能将山渐渐挖走,还真有点《愚公移山》的意思。

  青涧却产石头。当地人指着不远处的山,说那上面都是石头,所以青涧的石板出名,也就不足为奇。找到一位老石匠,看他制作石材。用来铺路的石板不用多说了,老石匠还负责一些细活:将石板抹平涂黑,雕出花虫鸟兽,做成供桌,麻将桌,墓碑,非常生动好看。

  正是吃晚饭的时候,老乡都端着大碗出来聊天。老石匠装好一个供桌让我们照相,然后也端着大碗吃起来。每家吃的东西都差不多,面条或者面疙瘩,拌腌江豆。

  在前几个地方说到陕北四美,当地人总要谦虚一番:“不行不行我们这里人长得一般”“不行不行刘家堡的石板才真叫好呢”。只有到了瓦窑堡的炭窑,工地的看守老人说:“我们这里炭好!”

  果然,乌黑油亮堆得老高,在太阳下面闪闪发光。这里煤层很浅,用老乡的话说“脚底下都是煤,随便找个地方挖挖就可以。” 这么好的煤才卖60元一吨,如果压碎了烧成炭,纯度高而且无烟,可以卖到180元。

  老三篇中的《纪念张思德》,好像就是烧炭出了事故,不过不在瓦窑堡,而是离着不太远的安塞。“一个平凡的人,做出了不平凡的事。”记得这是那篇文章的中心意思。

  陕北四美,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,只是在乡间走街串巷,感觉比较亲切。从绥德到清涧的路,平坦宽阔,是我们这次走过的最舒服一段。在瓦窑堡打听炭窑,每个人都说“不远不远”,可是一直找不到。过石桥走小路,百转千折终于到达,见守窑老人高高蹲在煤堆上,看着我们笑眯眯。旅行中的快乐,也许就在这些平凡感受中吧。

  走三边

  “往陕北远行,三千里路,云升云降,月圆月缺”。在贾平凹的散文里看到“走三边”的说法。三边指靖边,安边,定边,陕北最西部的三个镇子,非常接近甘肃和宁夏。地处遥远又交通不便,所以走三边对陕北人来说很神秘,就象走西口,或者像内地人闯关东,多少带些未知的冒险成分。

  一直没找到三边的资料,索性决定亲自去走一趟。临行前买了很多方便面和矿泉水,生怕那里地广人稀,缺吃少喝。

  三边景色与陕北其他地方完全不同,不是黄土坡,是沙漠化的平原,古诗中“平沙漠漠”,应该就是这种样子。沙地发白,远远几棵树,二驴抬杠在耕地。天高地远,黑驴像剪影。

  到靖边,灯火辉煌,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。三边有很多天然资源,石油,煤炭,天然气,青盐,二毛羊等等,所以自古富庶和平,只不过相对封闭,外人不知道而已。当地人自得其乐的生活,有点像桃花源的意义。大街上酒店饭馆沿街而立,一打听,当下最时髦的菜式,竟然是游水海鲜,随着西部大开发的口号,刚刚打入到这里。

  靖边不远有西夏古城遗址“统万城”,可惜路太难走,没有去成。定边城外有古长城,隋代所建,明代重修,风化严重,已经看不出原来样子,变成了一条长土堆,如骨骼一般裸露于荒野,有的部分半埋在沙里,或者索性完全干裂碎成了沙丘。蜥蜴在沙子里流窜,身体是沙子的浅黄色。灌木从沙堆中长出来,绿叶银枝,细瘦如骨。

  爬上城墙,四望,坐下吹风。天苍苍野茫茫空旷悠久,当时就想拿出笔来,记下这一段幸福瞬间之旷野独坐。

  一路在听创作民歌《走三边》:

  “一道道的那个水来呦一道道的山,赶上那骡子我走啊走三边。人人都说那个三边好,好三边,赶上我的那个骡子呦去把宝贝驮。天盖盖草二毛毛羊还有那大青盐,石油煤炭天然气,送到北京和西安……”

  石油见到了。路边很多磕头机,在油井边不住点着头打油。

  青盐见到了。站在定边的长城上,不远处就是盐湖,白花花的湖边晒着盐。

  二毛羊也见到了。羊群雪白美丽,据说每根毛都有九道弯,极为柔软名贵。

  “愈是好地方,愈是不容易去得;愈是去的人少了,愈值得去一趟。”贾平凹说得没错。

  榆林重镇

  去榆林的路,两边植树,旱柳,抵挡沙土。真正的沙漠就在榆林城外不远。登上长城上的大关镇北台,向北望,风卷残云,黄沙滚滚,毛乌苏沙漠的一段。

  在镇北台上,终于明白了边塞诗中为什么一直都提到风,永远是风起云涌,战旗飘飘的大风场面。这里的风果然不同凡响,飞砂走石, 漫天沙土劈头盖脸而来,身上到处是土,披头散发如厉鬼一般,身体也象纸片簌簌发抖。据说“八声甘州”“凉州辞”这样的词牌,就是当年的边塞人士,听着大风的声音创作出来的,后来传到中土,成为唐代乐府中最新鲜的一支,西北风流行一时。

  榆林的大风来势汹汹,猛烈如同岑参的《走马川行歌》:“君不见,走马川,雪海边,平沙莽莽黄入天。轮台九月风夜吼,一川碎石大如斗,随风满地石乱走……”

  边塞风格,空旷苍茫,长城大关威风凛凛,是风沙中看得最鲜明的东西,如同一种精神力量与勇敢品质的象征,屹立不倒。城上遍地野花,紫色小花朵,贴着地面纠结缠绕,象古人豪迈威武却也无比悲凉的心情,随着狂风刮得到处都是。

  记得我在北京参观恭王府花园,很奇怪入口处为什么要修个小长城,取名榆关。据说王爷当年镇守边关,对那里一直念念不忘,所以在家里修个小城作为纪念。当时觉得老头比较可笑,放着北京的安乐日子不过,一心忘不了偏远的苦寒之地。现在有些明白了,古往今来,边塞的天高地远中自有一番孤绝感受,让人荡气回肠,念念不忘。

  在红石峡看了一些摩崖石刻,“固若金汤”“还我河山”之类的军旅题字,威风凛凛,就像在古诗词中看了太多的哭哭啼啼与怀才不遇,某一天突然见到边塞诗的豪情壮志。醉里挑灯看剑,当年那些扔下毛笔去征战的秀才,就算是一时心血来潮,也实在比较解气。

  榆林让我印象很深。

  走马川行

  去陕北的这次旅行,总觉得是“走马川行”,就是刚才提到的岑参那首边塞诗的名字。大多数时间都在路上,吉普车一路颠簸,往返近3千公里。车里车外到处是土,到最后连音响也被颠得不出声了。

  陕北不是旅游区,没有太多的景点可看,真正意义上的名胜,也许只有延安的宝塔山,当年的红色胜地。巨大的革命纪念馆中,有大幅沁园春雪词,旁边放着写这首词时所用的破旧小炕桌。不可思议的对比,就象当年从这里走出去的简陋队伍,谁也想不到最后竟然赢了天下。

  川,本意是河流,也指河流两岸的平原。在陕北几次见到黄河。从吴堡进陕,第一次过河,很浊,概念上已经习惯的颜色,突然真正出现在面前,非常震惊;在延川专门去了黄河岸边,坐摆渡在河上走,下雨,雨滴中都是黄泥点;陕北最后一站,佳县,看到黄河的时候正是黄昏,阳光很好,明亮宽广的河面,亮闪闪,如果河边再有几匹马喝水,就成了电影中典型的革命胜利前幸福在望的光明景象。

  我们也经常在路上停下来,看深沟大壑之间干涸的河床;或是夕阳下一条瘦长河段发着银光;或是穿过高大杨树簇拥的土路,去看看没有名字的乡下石桥。

  在延川买了一张很大的剪纸,叫“天下黄河几十几道弯”。黄河是翻卷的龙,左突右奔,前冲后仰,从画面上一路冲来。其间夹杂陕北风物,坐在窑洞里的婆姨,田里劳作的汉子,于黄河的奔腾之间过着小日子。

  大红色的人物,扭腰送胯身体大幅度动作,浓烈的风格,象当地羊肉汤的味道,香,浓,滚滚冒着热气,端上来就是一大碗。延川剪纸极度夸张变形,随心所欲异想天开。人脸上剪出花来,女人肚子里画着娃娃,男人心口处一只小鸟。所有的嘴都大张着。哭就咧开了嘴,笑就眉眼一条线,生起气来嘴角眼稍通通向下吊,悲伤的时候两腿一盘坐在地上捶胸。彻底的悲哀或者透心的甜蜜,绝对没有含糊朦胧不明所以的情绪。

  喜怒哀乐通透彻底的做派,也许因为陕北的环境,本来也没有什么过渡性的中间地带。好地段,就是临着水,种着树,挨着公路;不好的地方,就是干巴巴的黄土,千沟百壑大起大伏。这一段黄河九曲十八弯滋润出来的生命,浓郁鲜艳又大苦大乐。

  剪纸艺人打开箱子的时候,一箱子伸胳膊踢腿跳着脚或悲或喜的人物,让我忽然觉得,自己以前津津乐道的轻描淡写与含蓄风格,实在有些“淡出个鸟来”。

  行,是歌行的行,边走边唱,一路是信天游的吆喝或者边塞诗的壮志;也是行走的行,因为陕北本不是拘束的地方,黄天厚土之中有种随心所欲的豁达。

  对陕北的感受,说起来千沟万壑,断裂如高原上难以描述的块垒。从陕北回来,这些沟壑就像恐龙巨大的脚爪,一路跟在我的身后缓慢而倔强地追杀。

  只好以这种随便方式,胡乱写出旅行中见到的东西,总算把自己从压力感中解放出来。吁——。

 

 
Copyright © 2011 haoshanxi.com 版权所有
湘ICP备11017777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