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分类
- 雁北名俗
- 晋南名俗
- 晋中民俗
- 万荣笑话
- 各地方言
- 民俗文化
特色景点
古城衢陌:太
太原柳巷和它
山西全省概况
晋城市概况
阳泉市概况
运城市概况
旅游达人推荐
古城衢
太原柳
山西全
晋城市
阳泉市
运城市
临汾市
吕梁市
长治市
晋中市
忻州市
朔州市
大同市
太原市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地方民俗 > 万荣笑话 > 万荣笑话3

万荣笑话3

时间:2011-12-08 16:44   作者:admin   点击:

 

五七四分五

        兴娃买了王掌柜七个饼子,掏出一把早已准备好的二分五厘银子,说:“一个饼子五厘银,七个饼子,五七四分五,你数一下。”说着把那一把散碎银子放在王掌柜手里。王掌柜一听,心里乐了,急忙把那一把银两扔到他抽屉里的银两堆里,笑着说:“数啥哩,又不是外人。”兴娃拿上饼子前脚出门,后脚就又返回来:“王掌柜,不对吧,五七三分五么,我多给了你一分钱哪!”王掌柜只得又退给兴娃两个五厘银子。

你看咱老糊涂啦

        开饭铺的王掌柜刀子狠,顾客都很不满意。这天,兴娃进了饭店。先要了两碗肉炒面,然后对王掌柜说:“我有事急着要走,用这两碗炒面换你两个饼子吧。”饼子当然比肉炒面便宜得多,王掌柜自然同意。兴娃拿上两个饼子起身出门,被王掌柜伸手挡住:“客人,账还没算哩。”“算什么账?”兴娃问。“两个饼子的钱呀!”“两个饼子是用两碗肉炒面换的哪!”“那你掏两碗肉炒面的钱吧。”“两碗肉炒面你又端回去了,为啥让我掏钱?”“噢,对对对!”王掌柜满睑赔笑:“你看咱老糊涂啦!请走好!”

咱一锨也没装

        鸡叫头遍,鬼秧子就叫起伙计使车装粪,往地里送。鬼秧子使了个鬼心眼-——趁着天黑,他在车那边半锨半锨地装。殊不知伙计在车这边一锨也不装,只用锨一下一下地敲着车帮,还吭哧吭哧地装出十分卖力的声势。天亮了,车装满了.鬼秧子诡笑着说:“伙计呀,刚才咱可把你耍了。这一车粪差不多全是你装的。我一次只装少半锨……”伙计也笑着说:“其实,咱一锨也没装,光用锨敲车帮呢。”

我明明拿肚子量过

        长工跟东家打赌:“掌柜的,你要是一口气能唱两马勺凉水,我输你一斤点心。”东家心里没底,想了想说:“你等一下。”他转身回到厨房先试了一下,果然一连喝了两马勺。然后赶紧出来满有把握地说:“伙计,君子一言,白布染蓝。咱就打赌,你看我喝吧!”说着,拿起舀料马勺,在牲口饮水瓮里,舀了满满一马勺凉水,端起就喝。不料喝了一马勺,肚子就胀得像鼓一样,舀起第二马勺,他半口也喝不下去了。他实在想不通:“伙计,你说这日怪不日怪,我刚才明明拿肚子量过,就是满满两马勺嘛,怎么……”。

下一排是咱重孙

      大年初-,丹丹给掌柜拜年,顺便指着墙上挂的神祗问道:“这上面都是府上什么人?”掌柜指着最上排说:“这是我老爷。”丹丹点头:“哦——”掌柜指着第二排说:“这是我爷爷。”丹丹点:“哦——”掌柜指着第三排说:“这是我爸。”丹丹又点头答应:“哦——”丹丹一出门,掌柜老婆弄明白啦:“刚才你叫一声,丹丹答应一声,那他不成了咱的老爷、爷爷、爸爸了?”掌柜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:“咳,不能叫他占这个便宜!”连忙跑出大门,赶上丹丹,喊道:“丹丹,你听着,神祗上上一排是咱儿子,中一排是咱孙子,下一排是咱重孙!”

你赔咱新婚妇

       一个光棍睡在路边树下做了一个梦,梦见他娶下个漂亮媳妇,正准备入洞房。忽然路上传来一头叫驴的嘇叫声,把他惊醒了。他十分气恼:“妈日的,光棍娶个媳妇,叫驴都来打搅。”顺手掂起一把二齿钁,一下就把那头叫驴的一条腿给砸断了。驴主人把他拉住说:“你这人真是混账,我的驴把你咋啦?你陪我小叫驴。”光棍说:“你的驴把我破亲了,你赔咱亲媳妇。”

救你耽误咱一个媳妇

        黄河发了大水,靠河滩几个村的人,便都争先恐后下河捞炭、捞木料、捞猪羊、捞骡马——群众把这叫做“捞河”。有个光棍每次捞河,总希望能捞到一个媳妇。有一回还真的捞上了。那一年六月的半夜里,黄河又吼开了——黄河发大水的咆哮声——把黄河滩的人都惊醒了。大家推车挑担,全家出动,一齐来到河滩,顾不上脱衣,便扎到黄汤似的河水里捞开了。这个光棍却一直站在水里等着,看有没有妇女漂下来。等了一会,果然惊涛骇浪中浮下来几个人,他不顾一切游到河心,拼死拼活捞住一个穿花袄的。背到家中,往炕上一放,那女的醒过来,一把抱住光棍就哭:“好我的外甥哩,多亏你救了我。”光棍一细脉,果然是他三妗子.就气呼呼地说:“看你还说哩,救了个你,耽误了咱一个媳妇。”

他说胡话啦

        晋南有个临河县。临河县有个祁家庄。祁家庄有个人叫祁二争。这祁二争脑子缺根弦,经常说些痴熊话,干些愚蠢事,人们背后都叫他祁二愣。这一年清明节,祁二争扫墓祭祖,见人家坟头墓碑林立,好不风光,便也想给祖先树一块德行碑。于是,他把河东高匠王万年请到家里。他说胡话啦有个人快死了,亲戚朋友围在眼前,问他还有什么话要嘱咐。他慢慢说:“东邻该咱一百元。”妻子忙说:“知道啦,大家都可以作证,东邻王麻子欠咱一百元。”他缓了一口气,又轻轻地说:“西舍该咱二百元。”妻子又急忙说:“各位亲朋给咱作证,西舍张秃子欠咱二百元。”他停了停,用最后一口气说:“别忘了,咱还欠豆腐铺李聋子三百斤黄豆。”妻子一听,便哭了起来:“啊呀,他不行了,你听他开始说胡话啦。”

就是脖子有点酸

        二嘎子买了个芭蕉扇,藏在柜子里舍不得用。赶上这几天特别热,他便取出扇子拿在手里左看右看犯心思:不扇吧,满睑淌汗,要用手巾擦;扇吧,胳膊摇乏了,扇子也扇坏了。他实在为难,便双手捧着扇子,在地上转了几圈,心里一亮,猛然想出个好办法。只见他把扇子柄插进墙缝里,手一背,腰一猫,脸对着扇子,把头左右摇摆。边摇边笑着说:“这个办法可想扎啦,既不费力气,又不费扇子,美!不过,就是脖子有点酸。”

后味还臭得哩

        冬天,几个人坐在庙台上,一边晒太阳,一边侃闲话。大家侃得正热闹,一个姓张的财主放了一个很响的屁。大家都有点讨嫌他。一时没人说话了。

有个舔尻子虫干笑着说:“张老这个屁呀,听起来惊天动地,如雷贯耳,其实并不臭。”

“叫我再好好闻闻。”舔尻子虫耸着鼻子使劲抽了两下,笑着说:“嗯,是的,你老这屁的后味还臭得很哩!”

倒是我孙子

         行路人丢了盘缠,便走进一座高门楼的院落。一进堂屋,二话没说。就在牌位前作揖叩头。

这家主人狗剩急忙扶起客人,正要问个明白,那人便指着牌位说:“那是我哥哥!”

购剩恍然大悟:“这么说咱们是亲戚嘛。”连忙请坐,备办酒饭,好好招待了客人一番。临走,又送那人不少盘缠。

客人走后,狗剩越思谋越不对劲:我的祖先是他哥哥,咱一家人不就是他的子孙后代吗?越想越不对,便跳出大门,不歇气追了二十里地,一把扯住那人衣襟,指着鼻子就骂:“哼!你刚才说我家牌位上是你什么人?”

 
Copyright © 2011 haoshanxi.com 版权所有
湘ICP备11017777号-2